翻页   夜间
小说书网 > 超级魔兽工厂 > 第879章 修炼雏形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小说书网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随着城隍庙祝发出讯息,一位位弟子将消息送到大臣勋贵府上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辆又一辆的马车或轿子从豪宅里出来,奔向京师唯一的一座城隍庙。

    魏思文坐在马车里,听着车轱辘碾过石板的清脆声音,还嫌不足,朝着车夫喊道“快点,再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大少爷,路上行人很多,无法提高速度了。”

    车夫面露无奈,指着马车前方熙熙融融的人群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我撞过去!将首辅的旗号打出去,看谁敢拦在马车面前找死。”

    魏思文脸上浮现桀骜之色,不在乎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坐稳了,我这就快马加鞭。”

    车夫说归说,手上高高扬起的鞭子却轻轻落在马臀上,略微提高一点速度,实际没有提升太多。

    这样和蔼的行为,放在半个月之前是从来没有的。

    车夫之前就撞死过三个人,代价不过扔下五两十两银子而已,没有衙役敢来到首辅大门前,追究肇事者。

    现在却不能再做那样的事了,举头三尺有神明不再是一句空话,而是实实在在的真实。

    大同星君看着你,任何过于嚣张的公子哥,都会遭到强烈压制。

    车夫知道七天前,兵部尚书三公子骑马撞死两个贫民阶层的幼儿,按照原来的规矩扔下二十两银子作为赔偿,结果事情的发展出乎所有人意料。

    当晚就有城隍手下阴兵,奉着大同星君的命令,拉走兵部尚书三公子的魂魄,将他打入阴地里受那百年冰冻之苦。

    尚书大人自然不甘心,发动所有人脉去找城隍的麻烦,甚至调动五城兵马司,打算拆掉城隍庙。

    最终结果却是,兵部尚书突发疾病不能理事,不得不告老还乡。

    从那时起,京师各豪门奴仆再也不敢横行街头,做那撞死平民的事情。魏藻德也不例外,对家中奴仆,下达了安分的命令。

    ……马上修改

    随着城隍庙祝发出讯息,一位位弟子将消息送到大臣勋贵府上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辆又一辆的马车或轿子从豪宅里出来,奔向京师唯一的一座城隍庙。

    魏思文坐在马车里,听着车轱辘碾过石板的清脆声音,还嫌不足,朝着车夫喊道“快点,再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大少爷,路上行人很多,无法提高速度了。”

    车夫面露无奈,指着马车前方熙熙融融的人群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我撞过去!将首辅的旗号打出去,看谁敢拦在马车面前找死。”

    魏思文脸上浮现桀骜之色,不在乎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坐稳了,我这就快马加鞭。”

    车夫说归说,手上高高扬起的鞭子却轻轻落在马臀上,略微提高一点速度,实际没有提升太多。

    这样和蔼的行为,放在半个月之前是从来没有的。

    车夫之前就撞死过三个人,代价不过扔下五两十两银子而已,没有衙役敢来到首辅大门前,追究肇事者。

    现在却不能再做那样的事了,举头三尺有神明不再是一句空话,而是实实在在的真实。

    大同星君看着你,任何过于嚣张的公子哥,都会遭到强烈压制。

    车夫知道七天前,兵部尚书三公子骑马撞死两个贫民阶层的幼儿,按照原来的规矩扔下二十两银子作为赔偿,结果事情的发展出乎所有人意料。

    当晚就有城隍手下阴兵,奉着大同星君的命令,拉走兵部尚书三公子的魂魄,将他打入阴地里受那百年冰冻之苦。

    尚书大人自然不甘心,发动所有人脉去找城隍的麻烦,甚至调动五城兵马司,打算拆掉城隍庙。

    最终结果却是,兵部尚书突发疾病不能理事,不得不告老还乡。

    从那时起,京师各豪门奴仆再也不敢横行街头,做那撞死平民的事情。魏藻德也不例外,对家中奴仆,下达了安分的命令。

    随着城隍庙祝发出讯息,一位位弟子将消息送到大臣勋贵府上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辆又一辆的马车或轿子从豪宅里出来,奔向京师唯一的一座城隍庙。

    魏思文坐在马车里,听着车轱辘碾过石板的清脆声音,还嫌不足,朝着车夫喊道“快点,再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大少爷,路上行人很多,无法提高速度了。”

    车夫面露无奈,指着马车前方熙熙融融的人群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我撞过去!将首辅的旗号打出去,看谁敢拦在马车面前找死。”

    魏思文脸上浮现桀骜之色,不在乎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少爷坐稳了,我这就快马加鞭。”

    车夫说归说,手上高高扬起的鞭子却轻轻落在马臀上,略微提高一点速度,实际没有提升太多。

    这样和蔼的行为,放在半个月之前是从来没有的。

    车夫之前就撞死过三个人,代价不过扔下五两十两银子而已,没有衙役敢来到首辅大门前,追究肇事者。

    现在却不能再做那样的事了,举头三尺有神明不再是一句空话,而是实实在在的真实。

    大同星君看着你,任何过于嚣张的公子哥,都会遭到强烈压制。

    车夫知道七天前,兵部尚书三公子骑马撞死两个贫民阶层的幼儿,按照原来的规矩扔下二十两银子作为赔偿,结果事情的发展出乎所有人意料。

    当晚就有城隍手下阴兵,奉着大同星君的命令,拉走兵部尚书三公子的魂魄,将他打入阴地里受那百年冰冻之苦。

    尚书大人自然不甘心,发动所有人脉去找城隍的麻烦,甚至调动五城兵马司,打算拆掉城隍庙。

    最终结果却是,兵部尚书突发疾病不能理事,不得不告老还乡。

    从那时起,京师各豪门奴仆再也不敢横行街头,做那撞死平民的事情。魏藻德也不例外,对家中奴仆,下达了安分的命令。

    随着城隍庙祝发出讯息,一位位弟子将消息送到大臣勋贵府上。

    没多久,一辆又一辆的马车或轿子从豪宅里出来,奔向京师唯一的一座城隍庙。

    魏思文坐在马车里,听着车轱辘碾过石板的清脆声音,还嫌不足,朝着车夫喊道“快点,再快点。”

    “大少爷,路上行人很多,无法提高速度了。”

    车夫面露无奈,指着马车前方熙熙融融的人群说道。

    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