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小说书网 > 超级魔兽工厂 > 第903章 狼灵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小说书网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巫师杀了汗王!”

    庙祝震惊了,那日松的护卫们也吃惊了。

    有人惊叫出声,然后那日松被草原萨满杀死的消息飞速传播,很快察哈尔部的兵丁们全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,别乱说,我没那样做!”

    草原萨满急忙摆手否认,面庞上有一颗颗黄豆大的汗珠掉落,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虽然那日松是个基础不稳的汗王,本身没有多少威信,但就这样众目睽睽之下被杀,草原萨满这是挑战在场的数万部落骑兵。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包括庙祝在内的人,都是一阵冷笑,对草原萨满的解释一个字都不信。

    白色巨狼是你的坐骑,又只听你的指挥,除了你还有谁能命令它,让他要死那日松?

    “巫师,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,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汗王死了,大军指挥权自动转移到十几位部落头人手里,但他们离得远远的,派人质问草原萨满,本身待在军队里不出现。

    他们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那日松,惨遭狼吻,不明不白的死去,没个好下场。

    草原萨满面对一堆堆的质问,神色忽然平静下来,他想起自己不再是体力羸弱的老头,也不是被驱逐之人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掌握了巫术,一个人的力量就能凌驾百人之上,完全不用在意那些头人们的逼问。

    只要代表城隍的庙祝不插手,当前的麻烦很好解决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庙祝始终无动于衷,站在一旁看戏。这姿态很让人讨厌,草原萨满心里却松了一大口气。

    “白灵,你为什么要杀那日松汗王?”

    草原萨满厉声说道,双手悄悄捏了个法诀。

    嗷嗷,嗷嗷嗷!

    成年壮年大的白狼,痛得在地上打滚,喉咙发出连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还不说?”

    草原萨满瞪着眼睛,面庞狰狞,就要再下狠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上百头巨狼从四面八方涌出来,像是捕食猎物一样冲向草原萨满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都被巨狼们当做空气那样忽视,在执行井水不犯河水的规则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些狼都是巫师驯服过的啊!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像是集体反叛,说不通,巨狼又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……马上修改

    “巫师杀了汗王!”

    庙祝震惊了,那日松的护卫们也吃惊了。

    有人惊叫出声,然后那日松被草原萨满杀死的消息飞速传播,很快察哈尔部的兵丁们全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,别乱说,我没那样做!”

    草原萨满急忙摆手否认,面庞上有一颗颗黄豆大的汗珠掉落,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虽然那日松是个基础不稳的汗王,本身没有多少威信,但就这样众目睽睽之下被杀,草原萨满这是挑战在场的数万部落骑兵。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包括庙祝在内的人,都是一阵冷笑,对草原萨满的解释一个字都不信。

    白色巨狼是你的坐骑,又只听你的指挥,除了你还有谁能命令它,让他要死那日松?

    “巫师,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,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汗王死了,大军指挥权自动转移到十几位部落头人手里,但他们离得远远的,派人质问草原萨满,本身待在军队里不出现。

    他们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那日松,惨遭狼吻,不明不白的死去,没个好下场。

    草原萨满面对一堆堆的质问,神色忽然平静下来,他想起自己不再是体力羸弱的老头,也不是被驱逐之人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掌握了巫术,一个人的力量就能凌驾百人之上,完全不用在意那些头人们的逼问。

    只要代表城隍的庙祝不插手,当前的麻烦很好解决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庙祝始终无动于衷,站在一旁看戏。这姿态很让人讨厌,草原萨满心里却松了一大口气。

    “白灵,你为什么要杀那日松汗王?”

    草原萨满厉声说道,双手悄悄捏了个法诀。

    嗷嗷,嗷嗷嗷!

    成年壮年大的白狼,痛得在地上打滚,喉咙发出连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还不说?”

    草原萨满瞪着眼睛,面庞狰狞,就要再下狠手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上百头巨狼从四面八方涌出来,像是捕食猎物一样冲向草原萨满。

    至于其他人,都被巨狼们当做空气那样忽视,在执行井水不犯河水的规则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这些狼都是巫师驯服过的啊!”

    “看起来像是集体反叛,说不通,巨狼又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“巫师杀了汗王!”

    庙祝震惊了,那日松的护卫们也吃惊了。

    有人惊叫出声,然后那日松被草原萨满杀死的消息飞速传播,很快察哈尔部的兵丁们全都知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,别乱说,我没那样做!”

    草原萨满急忙摆手否认,面庞上有一颗颗黄豆大的汗珠掉落,满头大汗。

    虽然那日松是个基础不稳的汗王,本身没有多少威信,但就这样众目睽睽之下被杀,草原萨满这是挑战在场的数万部落骑兵。

    呵呵!

    包括庙祝在内的人,都是一阵冷笑,对草原萨满的解释一个字都不信。

    白色巨狼是你的坐骑,又只听你的指挥,除了你还有谁能命令它,让他要死那日松?

    “巫师,你必须给我们一个说法,不然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汗王死了,大军指挥权自动转移到十几位部落头人手里,但他们离得远远的,派人质问草原萨满,本身待在军队里不出现。

    他们也怕自己成为下一个那日松,惨遭狼吻,不明不白的死去,没个好下场。

    草原萨满面对一堆堆的质问,神色忽然平静下来,他想起自己不再是体力羸弱的老头,也不是被驱逐之人。

    如今的他掌握了巫术,一个人的力量就能凌驾百人之上,完全不用在意那些头人们的逼问。

    只要代表城隍的庙祝不插手,当前的麻烦很好解决。

    幸运的是,庙祝始终无动于衷,站在一旁看戏。这姿态很让人讨厌,草原萨满心里却松了一大口气。

    “白灵,你为什么要杀那日松汗王?”

    草原萨满厉声说道,双手悄悄捏了个法诀。

    嗷嗷,嗷嗷嗷!

    成年壮年大的白狼,痛得在地上打滚,喉咙发出连声惨叫。

    “还不说?”

    草原萨满瞪着眼睛,面庞狰狞,就要再下狠手。

    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