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小说书网 > 超级魔兽工厂 > 第974章 食脑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小说书网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“只有这点人?”

    范德法特伯爵发出召集令后,只有寥寥的一百多个水手汇聚过来,其他人都置若罔闻,不停号令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迅速变得铁青,眼睛蒙上一层漆黑,皮肤下浮现银币大的鳞甲,整个人都散发出危险的气息,像是一只狂暴的凶兽。

    “水手们像是落入池塘的雨水,怎么叫也不响应,我怀疑他们都遭受不幸。”

    一位葡萄牙船长,面色难看的说。

    他刚才在一家香料铺里,丢失了身边的四名手下,完全没有察觉他们是如何消失的,心脏现在还剧烈的跳动不停。

    要不是他趁机爆发体内的魔气,立即跑出不祥的香料铺,说不定也步上了手下的后尘。

    “伯爵大人,马六甲城十分的诡异,我们还是尽早离开为好。”

    这名船长心有余悸的说,害怕的看了前方的城主府邸一眼。

    他要是恢复魔人形态,就会变成常人眼中的怪物,但他这时觉得马六甲城才是恐怖的东西,无声无息的吞噬几千水手。

    这般的恐怖,难以言表,连船长这种魔人都不想继续待在城中,害怕成为下一个失踪的人。

    “去码头。”

    范德法特伯爵犹豫了两秒,最终决定放下脸面,先保证自己安全再说。

    “大人英明。”

    船长以及上百名水手,欣喜的说道。

    一行人脚步匆匆,调转方向往码头那边回返,完全没有来时的嚣张与得意。

    踏踏,踏踏。

    前方后方,左边右边,都传来重重的脚步声,像是有无数人从四面八方赶来,围堵他们这一行人。

    “别走啊,大人。”

    街头巷尾冒出一个个人影,正是失踪的水手们。

    他们这回眼神迷茫,面无表情,嘴巴一张一合,重复同样的话。

    “该死!”

    虽然失踪的水手出现了,但是上到范德法特,下到护卫,都没有一个人高兴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不对劲。”

    “别看他们,我们快马加鞭离开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挡在前面的是谁,都不要客气,给我全力攻击。”

    范德法特一行人很快统一意见,出手毫不留情,手里的刀剑狠狠的朝着挡路的水手落去。

    水手没有装备铠甲,哪里是包裹在罐头一样板甲的护卫对手。

    三四十水手倒在血泊中,剩下的似乎恐惧了,畏畏缩缩的让出一条路。

    “大人,这些家伙实力还是以前那样羸弱,要不我们回转,抓几个俘虏拷问一下?”

    一名护卫看了五六米外,不敢靠近自己的水手一眼,大咧咧的说。

    刚才他可是亲手砍倒七个水手,发现这些家伙的实力一如既往,没有变强,心里顿时稳了。

    护卫最怕莫名失踪又重现的水手,实力暴涨。

    别说这种事不会发生,他可是亲眼看到伯爵、船长等大人物变成魔人,比一艘战舰的破坏力还要大。

    范德法特微微点头“去抓两个人。”

    如果不搞清失踪又出现的水手,发生了何事,他一定会在史密斯面前大失颜面,话语权大大降低。

    要是不想被史密斯嘲笑,弄明白幕后黑手是谁,做了什么,那就是不得不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遵命,大人。”

    护卫走出两步,仗着身披坚甲,无视大部分攻击,很轻松的抓了两个俘虏回来。

    嘿嘿!

    这两个被俘虏的水手,双手关节被卸,脸上也没有半点害怕,直勾勾的盯着护卫。

    他们脏兮兮的衣服下面,一小团七八厘米长的白色线虫,闻到了未寄生的活人气息,开始蠢蠢欲动。

    “法克,真是两个疯子!”

    哪怕身躯被厚实的板甲保护,护卫依然心里一冷,恨恨骂了一句。

    一行人冲出包围,急忙忙来到港口码头,身形狼狈。

    数以千计的水手不知道为什么,没有追击他们,但始终逡巡不去,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被几千双目光看着,范德法特等人这才知道,目光也是有力量的,一路提心吊胆,行为姿态自然就变得狼狈。

    “船只就在眼前,我们登上就安全了。”

    见到停泊在码头的舰船,所有人都大大松了一口气,面露喜色。

    一直紧追他们身后的水手,放慢了脚步,将码头都包围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遇到什么事了,那些水手怎么没一块过来?”

    史密斯站在三层楼高的旗舰船舷边,皱着眉头问道。

    这才一个小时不到,绝大部分下船的水手,难道就叛变了?

    他心里冒出这个骇人的想法,顿时觉得没有亲自进城,果然是对的。

    “也许他们中了失魂的法术,反正看起来不正常,还想将我们拦在城内。”

    范德法特伯爵仰着头,闷闷的说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这几千水手都是跟着他进入马六甲城的。

    如今他们失去控制,形同反叛,留在船只上的人,会怎么看自己?

    旗舰上有人放下长长的木板,从船舷直到码头。这是大人物登船的道具,水手们只能爬危险的绳梯,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。

    作为伯爵,范德法特自然是有资格踏上木板的。他忽然听到史密斯的喝止“等等,收起木板。”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范德法特睁大了双眼,感到自己受到了侮辱,心里怒火狂冒,脸上胀红一片。

    要是目光可以杀人,他的一双视线足够将史密斯扎成刺猬。

    “你刚才也说过,失踪又出现的水手成为敌人,那你们这批人说不定也中了招。为了船队的安全,麻烦你们在码头上停留。”

    史密斯义正言辞的说完,冲着旗舰上的水手们大声询问“你们也是这样想的吧!”

    旗舰上的水手们,忽然觉得史密斯总督说的很有道理,纷纷点头。

    但范德法特伯爵同样是大人物,这样形同侮辱的对待他,会不会引起他的报复?

    旗舰上一片沉默,绝大多数人不想介入大人物的斗争,明智的闭上嘴巴。

    “看,这么多人都赞成,所以你们就留在码头上吧。”

    史密斯笑着说,还将木板抽上来,连绳梯都卷起,不给登船的机会。

    船舷高出岸边七八米,没有辅助工具,一般人很难爬上去。

    “你很好!”

    范德法特恨恨的扔下一句话,离开了旗舰停泊的码头,走向自己的船。

    当他来到葡萄牙的船只停靠区域时,愕然发现舰船上冷冷清清,空无一人。

    这才想起水手们早就被他带入马六甲城,早就成为了幕后黑手的俘虏。

    “谢特,上当了!真他马狡猾的史密斯!”

    范德法特伯爵破口大骂,原地跳脚。

    史密斯那边的水手,都没怎么下船入城,一声号令就能开动船只。

    他这边不行,失去水手的舰船根本没法离开港口,只能随波漂流,也就是说他无法离开马六甲城了。

    “伯爵大人,我担心史密斯会吞并我们的船只。”

    有人忧心忡忡的说。

    “哪怕是毁了这些船,我也不会让史密斯阴谋得逞!”

    范德法特一脸阴郁,咬牙切齿的说。

    隔了两三百米远,史密斯站在高出海面一大截的舰首上,依然清楚看见跳脚的范德法特,面庞露出一个笑容,挑衅似的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“找人仔细盯着那边,我怀疑接下来会有事情发生。”

    他嘱咐身边的下属。

    烈阳照天,火辣辣的阳光照在舰首上,晒得人皮肤疼。

    史密斯并没有离开,目光始终在范德法特那群人身上打转,间或留意港口街道上的迷茫水手们。

    他有种感觉,马六甲城的幕后黑手,肯定不会止步,还会继续搞事。

    咚咚。

    一人脚步匆匆的赶过来,禀报了一件事“总督,那些反叛的水手们有了变化,身体莫名变瘦,不知道出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史密斯将视线转移过去,仔细观察后,发现反叛的水手瘦成人干,像是一个月没吃东西一样。

    这些水手仿佛只剩下一层皮包裹住骨头,颧骨脖骨肋骨凸显出来,甚是可怖。

    旗舰上的人看了,纷纷骇然,面露惊色,同时又觉得庆幸。

    要是他们之前跟着进入马六甲城,此时大概也变成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。

    稍后一些时间,停在远处码头的船只上的人,也知道了这事。

    很快有人开始鼓噪起来,觉得应该扬帆出海,尽快远离邪门的马六甲。

    史密斯受到这股庞大压力后,面上闪过一丝恼怒,没有允许船只解开缆绳,离开码头。

    “这些愚人,根本不知道除了马六甲城,南洋这里再也没有港口,能够容纳一百多条船停泊。难道他们想要做大明人的俘虏?”

    史密斯哼了一声,暂时压下其它船只离开的请求,约定明天一早离开。

    此时太阳西斜,没多久就会落山,而夜航容易迷失方向,其它船只勉勉强强答应明天动身。

    镇压了内部的不稳后,史密斯让一队全副武装的护卫,前往码头街道“去抓几个叛变水手过来。”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护卫们押着三个叛变水手来到甲板上。

    史密斯仔细检查了三名干瘦的只有骨头的水手,发现他们的肌肉、脂肪消失殆尽,只剩下没有多少营养的骨头。

    按理来说,瘦成这个样子的人,几乎就是尸体了。偏偏叛变水手们还能自由活动,力气也没减少太多,十分的古怪。

    “奇怪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史密斯变回魔人形态,头长双角,身披漆黑鳞甲,双手双脚畸变为利爪。

    锋利的爪子轻轻一划,就将一名瘦成活动骷髅模样的水手,从头顶到胯下整整齐齐切成两片。

    咦?

    史密斯微微惊讶。

    瘦成骷髅的叛变水手腹腔里,内脏像是缩了水一般干瘪,肠子肝脏加起来也不过拳头大,剩下的空间充斥着绿色的粘液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人!”

    护卫、水手们见了,纷纷面露骇然,震惊无比。他们当然知道健康的活人,根本不是这般模样。

    史密斯检查万腹腔胸腔后,又发现叛变水手的大脑多了许多孔洞,变成稀疏海绵,其中还有一条条细小的白色线虫钻来钻去。

    不少线虫被截成两节,依然还没死去。随着它们大口吞吃周围的脑浆,伤口渐渐愈合,又变得生龙活虎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些水手不是叛变,而是脑子被线虫吃了,所以才和我们作对。”

    史密斯一下就明白,让身边的人通知范德法特那边,让他们小心叛变水手和线虫。

    “总督,为什么要提醒他们?”

    有人不解。

    两方已经撕破脸皮,不互相落井下石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史密斯挥了挥手,大方的说“大家都是欧洲人,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的脑子被线虫吃了?”

    于是,其他人看向他的眼神里,多了几分钦佩。

    “总督,伯爵过来了。”

    通报消息的那人,回到旗舰甲板上,身后还多了个范德法特伯爵。

    此时的范德法特伯爵身形狼狈不堪,头发乱糟糟的,衣服上破了好几个大洞,还光着左脚,和之前矜持的贵族恍如两人。

    许多人见了,暗暗偷笑不已,难得见到大人物这么难堪。

    “伯爵,发生了何事?”

    史密斯貌似关切的询问,拍着胸膛说,“需要我帮忙吗?”

    “该死,抓住的叛变水手身上,有很多寄生的线虫,我的手下全都没有幸免。”

    范德法特脸上闪过恼怒,讥讽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要是总督大人愿意帮忙,就赶紧消灭那些叛变水手吧,免得船队上健康的人被线虫寄生。”

    “啊,这有点难办,还是先让船队离开码头,停泊在海面避免线虫来袭。”

    史密斯轻松化解小小的陷阱。

    谁也不知道马六甲城里,有多少人被寄生,有多少线虫。除非将整座城市毁灭,不然无法清除掉这些可怕的寄生虫。

    生死危机下,船队很快离开码头,扔下铁锚停泊在两里外的海面上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天色将黑,不方便航行的话,不少舰船是一刻也不想待在马六甲城附近,远离这个虫巢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依然有十分之一的船只脱离船队,朝着西方而去。

    这些船长表示,宁愿冒着撞到礁石的危险,也不愿留在这里被线虫吃掉脑子。

    “该死,这是不把我这个司令看在眼里!”

    史密斯脸色铁青,低声怒吼,有种下令船队起航抓捕叛变船只的冲动。

    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