翻页   夜间
小说书网 > 超级魔兽工厂 > 第1015章 水下洞窟

    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:[小说书网] 最快更新!无广告!

    许纸确定自己从巨型娃娃鱼妖的肚子里出来了,飘在水面上,没有半点憋闷的感觉,和之前窒息的感受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四面一片漆黑,没有半点光线,只有头顶有微弱的绿色荧光传下,却连三米外的事物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“吴建斌,任春花?”

    许纸知道马腾云选择自爆,如今恐怕复活去了,就叫排在他后面的队友名字。

    孤零零的飘在未知的地下暗河中,许纸真的有点恐惧,周围的黑暗里像是潜伏着巨兽,就要张嘴将他一口吞下。

    他没有忘记,先前水潭里的小娃娃鱼妖,都是从暗河里出去的。说不准附近的鱼妖,闻到人肉味,正在赶来的路上。

    许纸一连叫喊了十几声,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,开始考虑自杀,主动离开黑漆漆的暗河。

    说真的,他没有信心找到出路,从地下暗河回到地面。与其在幽暗环境里饿死,还不如直接复活算了。

    哗哗,哗哗。

    许纸听到右边传来水花溅起的声音,急忙扭头看去,却只见到一团黑暗。

    这该死的地下暗河,光线太暗,根本看不清来的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吗的,要是来了妖物,怎么也得啃它几口血肉!

    许纸一横心,催动体内不多的法力,左手食指上方窜出一缕暗红色的火苗。

    不管之前在巨型娃娃鱼的食道里,还是为了抵御爆炸冲击波,都要消耗法力,如今还剩不多。

    有了一缕火苗发出的光芒,方圆十二三米内的一切顿时进入他的眼帘,让他看清右手边来的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任姐,是你吗?”

    许纸隐约看到十多米外,游来的人扎着一个马尾,面容却十分模糊,看不大清。

    “嗬嗬,是,我。”

    任春花嗓音非常沙哑,仿佛连续唱歌十个小时似的,粗粝如磨刀石。

    许纸皱起眉头,觉得有些不太对劲,问道“你暂且停下,不要靠近,麻烦抬起脸让我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莫名的,他觉得危险,源头看似来自任春花,但又有些不像。

    任春花不管不顾,继续朝许纸游来。

    她游泳的姿势有些怪异,伸手、划水等动作略显僵硬,似是初学游泳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的真的要攻击了!”

    许纸大声说,动作一点都不慢。

    食指上方的火苗迅速膨胀,体积大增,变成鸡蛋大小的一颗红色火球。

    许纸发现任春花依然还在靠近自己,完全不再犹豫,将炽热的火球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鸡蛋大的火球,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,就要落到任春花的头上。

    任春花突然潜入水中,身体上方是一米多深的暗河水。

    嗤嗤,嘭!

    火球的高温灼烧河水,大量的水汽升起来,然后就是动静不小的爆炸,方圆十米内的水面剧震,还有一道一米多高的水柱升起。

    许纸双脚一紧,被两只阴冷的手抓住,像是被老虎钳口子似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他低头一看,抓住他腿的不是任春花又是谁?

    咳咳,咳咳!

    一股大力拽着许纸的双腿,往水下潜去。没有准备的他呛了好几口河水,奋力挣扎,却难以撼动腿上的两只手掌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事啊!

    许纸感到肺部快要爆炸了,浑身渐渐没了力气,脑子里像是开了迪斯科一样,响起乱七八糟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被憋死,心里并不怎么害怕,只是搞不清任春花袭击的缘由,非常不解。

    ……马上修改

    从暗河里出去的。说不准附近的鱼妖,闻到人肉味,正在赶来的路上。

    许纸一连叫喊了十几声,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,开始考虑自杀,主动离开黑漆漆的暗河。

    说真的,他没有信心找到出路,从地下暗河回到地面。与其在幽暗环境里饿死,还不如直接复活算了。

    哗哗,哗哗。

    许纸听到右边传来水花溅起的声音,急忙扭头看去,却只见到一团黑暗。

    这该死的地下暗河,光线太暗,根本看不清来的是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吗的,要是来了妖物,怎么也得啃它几口血肉!

    许纸一横心,催动体内不多的法力,左手食指上方窜出一缕暗红色的火苗。

    不管之前在巨型娃娃鱼的食道里,还是为了抵御爆炸冲击波,都要消耗法力,如今还剩不多。

    有了一缕火苗发出的光芒,方圆十二三米内的一切顿时进入他的眼帘,让他看清右手边来的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任姐,是你吗?”

    许纸隐约看到十多米外,游来的人扎着一个马尾,面容却十分模糊,看不大清。

    “嗬嗬,是,我。”

    任春花嗓音非常沙哑,仿佛连续唱歌十个小时似的,粗粝如磨刀石。

    许纸皱起眉头,觉得有些不太对劲,问道“你暂且停下,不要靠近,麻烦抬起脸让我看一看。”

    莫名的,他觉得危险,源头看似来自任春花,但又有些不像。

    任春花不管不顾,继续朝许纸游来。

    她游泳的姿势有些怪异,伸手、划水等动作略显僵硬,似是初学游泳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的真的要攻击了!”

    许纸大声说,动作一点都不慢。

    食指上方的火苗迅速膨胀,体积大增,变成鸡蛋大小的一颗红色火球。

    许纸发现任春花依然还在靠近自己,完全不再犹豫,将炽热的火球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鸡蛋大的火球,划过一条优美的弧线,就要落到任春花的头上。

    任春花突然潜入水中,身体上方是一米多深的暗河水。

    嗤嗤,嘭!

    火球的高温灼烧河水,大量的水汽升起来,然后就是动静不小的爆炸,方圆十米内的水面剧震,还有一道一米多高的水柱升起。

    许纸双脚一紧,被两只阴冷的手抓住,像是被老虎钳口子似的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

    他低头一看,抓住他腿的不是任春花又是谁?

    咳咳,咳咳!

    一股大力拽着许纸的双腿,往水下潜去。没有准备的他呛了好几口河水,奋力挣扎,却难以撼动腿上的两只手掌。

    这都什么事啊!

    许纸感到肺部快要爆炸了,浑身渐渐没了力气,脑子里像是开了迪斯科一样,响起乱七八糟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马上就要被憋死,心里并不怎么害怕,只是搞不清任春花袭击的缘由

    。
章节错误,点此报送(免注册),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。